首页  »   园春色  »  幼蕾散花(二)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第二章 破戒和尚之蜜戏

「哇啊!厚子,没想到妳是个大胸脯。」

「哪裏,妳的才是呢?」一年级的学员吵吵闹闹地去洗澡。

在一片蒸气中,十五、六岁发育成熟的胴体隐约可见。和尚一边偷看,一边猛吞口水,少女们清香的体味透过水蒸气不断飘出小洞来。当二年级的学生入浴后,浴室内更是充满青春期少女特有的气息。

这是一间由木板钉成的浴室,一次可容纳五、六个人同时入浴。和尚所偷看的位置位于换衣所及烧柴火之间,他的手上同时还握有数条内裤及内衣。剑道的衣服是大家一起洗,但内衣裤自然是个别洗了。他看得垂涎欲滴,自然地将唾液滴到内衣裤上面。本来和尚到了这个岁数,与其说射精次数的多寡,倒不如说需要吸取少女的精华,来延长射精的时间。他毫无意识地将内裤放在手掌中揉成一团,觉得它们很小巧可爱。

白色的体育服装上,有斑斑点点少女的汗斑,还残留有少女的体臭味。和尚一边偷看,一边把体育服装压在脸上。香甜彷彿牛奶味的汗味直扑鼻腔,然后一股兴奋直起,并扩散到阴茎。尤其是腋下的味道特别浓郁。将短裤放到鼻子闻看看,上面布满土与尘埃及纤维的味道,无法感觉出期待的味道来。

和尚一一闻过体育服及短裤,又从洞中向裏面偷看,然后再拿内裤放在鼻边嗅着。在手上的衣物及向浴室来回偷窥之间,不自觉地脱下半短裤,并露出那恶贯满盈又肥又短的阴茎来。他将阴茎放在内裤的正中雄擦着,那裏有少女们分泌出来的分泌物以及耻毛、耻垢等。和尚呼吸愈来愈急促,乾脆将内裤拿到嘴裏舔了起来。虽然酸酸甜甜的,不过总而言之是一股特别的味道,像起司的味道,更是刺激和尚的感官。

和尚边把内裤放在鼻下用力地嗅着,然后从洞中寻找哪个是内裤的主人。和尚所偷看的位置比地板高,因此可以从上往下观察少女们的一举一动。全是一些出身良好的女孩,自然未体验过真正的性经验,但是乳房早已丰满,下体也已成熟。

有皮肤白皙者,也有皮肤呈健康色彩的小麦色的,也有高个子的,或者笑起来有酒窝的,耻毛才开始长出来的,淡淡的,也有的女孩好像成熟女人一样,呈现三点黑的。

不久,有一位少女拿一把椅子,坐到和尚所偷看的洞口的正前方,开始洗身体。

「我快受不了了……」和尚的手紧握着勃起的阴茎,然后好像要其吞掉似的直瞧着。和尚的眼睛距离M字形打开的双腿间中央的私处,只有五、六十公分而已,她坐的位置彷彿是希望和尚能看清楚一点似的。

「妳看,这裏有一颗黑痣。」她不知道自己被偷窥,还转过头去看旁边的女孩。

胸部不是很丰满,但是在呼吸之间,感觉特别有弹性。而那樱桃色的乳头,配上白皙的皮肤,更是闪闪发亮。耻毛稀薄,在雾气中才略具雏形而已。膨胀的耻丘下的裂缝,当她的脚张开时,好像一朵绽开的花蕾一样,可以看到内部粉红色的肉尖。

裂缝的上端呈突出状,是发达的阴核色皮,与其说是粉红色,应该说是肤色更恰当。色皮下面是小小的阴蒂,左右对开的花瓣并不太对称,再下面就看不清楚了。小阴唇的唇呈纵开状,微微张开,是没有被人触摸过的,漂亮的粉红色地带。

不久,她的身体被沐浴精所覆盖。

「再不快点出去,会被二年级的骂哦!」不知谁如此说道,于是大家急忙地沖洗身体,有的从大澡缸中起身。和尚也急急忙忙地将勃起的阴茎藏起来,然后将她们的衣服及内裤放回原来的位置。

就在这时候,走廊上传来「叭哒叭哒」的声音,和尚躲在阴暗处一看,就是刚才来要求帮忙烧柴火的一年级学生水泽由香。她个子小小的动作倒很敏捷,好像去帮忙二年级的学生準备晚餐后,又回头来洗澡。

由香并不知道自己被偷看,三、二下脱光衣服,就进入浴室。弹性的屁股看起来好可爱,和尚又开始兴奋了。

「由香,怎幺到现在才来,大家都洗好了呢!」

「因为过去帮忙所以现在来晚了,等我一下嘛!」

「不行,再不回去会挨骂的,由香,妳慢慢洗好了,妳过去帮忙所以才会比较慢,二年级的都知道的。」

「是啊!可洗二十分钟,所以不必急。」

「嗯……」由香细声地回答着,然后泡入澡缸中。

「喂!妳知道吗?这个寺庙曾经闹过鬼呢!」

「嘘!别乱说话……」由香将身体缩在澡缸中。

「由香不用怕,鬼不会出现的,藤尾老师比鬼还要可怕呢!」

其他人哄堂大笑后,纷纷走入更衣室,把由香一个人留了下来,然后换好衣服后,将内衣裤放在脸盆上,回到主屋去了。和尚从阴暗处走了出来,然后手紧握着阴茎。现在放衣服的篮子裏,只剩下由香刚脱下来的体育服及内裤而已。但是光这些已经不够看了,和尚三两下脱光衣服,只在全裸的身体上围条毛巾后,就走进了浴室。

「哇啊!谁!」在充满蒸气的浴室中,由香的声音由澡缸中传出。

「哦!对不起!我以为大家都已洗好了……」和尚出声回答。勃起的阴茎因为毛巾围着,于是他慢慢靠近澡缸后,用水桶汲水。

「我可以一起洗吗?我已经是老人了,而且是一个出家的和尚。」

「嗯……」由香虽害羞,但是想想总比一个人在此来的好。

他确实是一位修身养性的和尚,刚才他还牵着她的手,来帮她烧柴火呢!由香的天真浪漫无邪,虽然是十六岁高一的学生,心灵方面却还像小学生一样。

不久,和尚就和由香并坐在浴缸中,和尚长得白胖又壮,一坐到水中,水就开始在由香身体上上下下摇动起来。

「这个寺庙有个古老的传说。」

「不要说些恐怖的事……」由香因为感到害怕,不由得往和尚的身边靠了过去。

「过来,我帮妳洗。」和尚离开澡缸,为了由香,特别坐在木椅上,去拿肥皂。

「可是……」

「才开始集训而已,每天都要为二年级的学生跑腿,像今天这样轻鬆不是很好吗?」

「嗯……」由香心裏稍微缓和,终于离开浴缸,因为没有带毛巾,所以胸部与下体毫无遮拦地一目了然。当她跨出玄幻小说:zy9txt.com浴缸时,和尚的眼睛为之一亮。

由香背对着和尚坐了下来。后面的头髮飘出阵阵香味,是一股混和着汗味与体味的乳臭味。于是和尚开始帮由香擦背,偶尔也用手掌直接去抚摸那光滑的背部。

「啊!好痒哦……」看肌肤震动的样子,不像是拒绝,好像是在享受乡下老祖父的疼爱一般。

和尚将手伸向她那滑嫩的侧腹,而且用手掌往下移,直到屁股处。

「来!这次擦前面,转过身。」

「不用了!前面我自己洗好了,现在我来帮你擦背好了。」由香用手护住胸前与下体,然后迅速地来到和尚的背后。和尚也不追究,将丝瓜布交给她。

由香静静地搓着背。偶尔可以从背后感觉到她的呼吸以及膝盖碰到身体的感觉。

「好了吗?」

「前面也帮我洗,好不好?」和尚背对由香说着。

「什幺?前面也……」

「上了年纪,手脚不太方便。」和尚的阴茎早已勃起,以藉口自己是老人。

他和藤尾想直接获得快感不同,和尚和美少女之间的对话,就足以令他兴奋不已。

「可是,前面的话!不太好意思吧……」由香有点同情和尚的样子。

与其说是见到和尚赤身裸体的模样觉得不好意思,倒不如说是自己的裸体会被看到来得爱臊。

「那这样好了,妳只要靠着我,然后只用手擦洗前面即可。」

「嗯……」由香决定双手由和尚的两腋伸过去,然后由胸部开始搓洗。

「再靠近一点……」和尚真的像是在背她一样,手伸向后面将她抱住。

「啊……这样还是很不好意思的……」由香还没有发觉有什幺不对劲的,只觉得肌肤紧紧地贴在一起。

由香的酥胸紧紧地依偎在和尚的背上,可以感觉到由香两个可爱的乳头以及腰骨处柔软润丝的耻毛。由香将下巴卡在和尚的肩膀处,温热的呼吸、甘酸的口气,不断传入和尚的鼻内。

「年纪大的人皮肤较脆弱,这样搓会痛,最好是用手掌直接搓洗。再下面一点……」

和尚放开丝瓜布,然后双手紧抓住由香的手腕,往下体的方向引导。美少女无邪柔软的手掌接触到阴茎。由美被抓得紧紧的,反射式的反应即是将和尚抓得紧紧的,不敢鬆手。

「咦……这是什幺……」由香小声地问道。

「每个男人都有的东西,既然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就没有什幺好害羞的。」

由香和男人一起入浴,以及和尚邪裏邪气的行径,觉得有点奇怪。此时她强烈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和尚的手放鬆了。由香接着用双手去揉阴茎,以及探索像如扇状的龟头。

「有什幺感觉?」

「大大硬硬的……以前和爸爸一起洗澡时,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由香小声地说道。伴随着芳香的口气直扑和尚的鼻腔。偶而阴茎的脉膊动了一下,都会令由香觉得既新鲜又稀奇。

好奇心一旦引爆,似乎一时之间难以收拾。偶尔想越过肩膀过来看个仔细的情形,和尚倒是膫如指掌。

「要不要作正面观察,不要错过观察人体的好机会。」于是和尚将身体转了过来。

「啊……」由香两膝合在一起护住胸部,但是膝盖以下的裂缝却看得一清二楚。

「要不要摸看看,很有趣的形状哦?」

「嗯……」由香捲缩着身体,然后眼睛不离和尚胯下的肉棒,不久缓缓地伸出手去抚摸着肉棒。无邪地手指抚摸着龟头,虽然感觉硬硬的,但它确实在动。

「怎幺样?感觉如何?」

「虽然感觉不太舒服,但是习惯了反而觉得它挺可爱的,好像乌龟一样。」由香幼小的脑袋拼命想以外,然后忠实地述说出来。之后,手更大胆地玩弄着阴茎。

和尚除了享受快感之外,更是耳闻由香的髮香味,眼睛紧紧盯着她丰满的乳房。因双腿紧紧夹住,所以从上面看不到裂缝,仅看到淡淡的耻毛而已。不久,和尚也将自己的双手搭在由香的肩膀上,手裏感觉到年轻光滑高弹BBIN电子→糖果派对,点击进入性的肌肤后,双手并慢慢地移向她的胸部。

「不行!会痒的……」由香抬起脸来说道,而她的脸几乎碰到和尚的脸。

和尚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吻住由香。

「乱……不要……」她迅速地把脸别开,然后用责备的口吻说着。

但是她似乎尚未感觉到真正的危机已经来临。虽然神经绷得紧紧的,但以她小孩子似的想法,以为和尚是在恶作剧。当然和尚也不愿意用强硬的手段使她哭泣而达到自己的慾望。现在才开始集训而已,一定要让由香很快地回到大家身边不可。

「对不起,因为妳长得太可爱了。」他边说边放手,然后将脸靠近由香那宛如水蜜桃般的脸颊。

「如果对我温和一点,我会给妳零用钱。」

「为什幺……」

他趴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而由香一边说话仍一边不停地动着。

「在所有学生中,妳最美丽。」

和尚边说边用舌头舔着由香的耳朵,然后手指在乳头上不停第来回动着。由香觉得酥痒,于是将肩膀靠了过去,一点也不抵抗地将身体靠在和尚的身上。

和尚的花言巧语说动了由香的自尊心,而且良家妇女都是在严厉的家教下成长,对于未知的事物,好奇心特别重,而且可以得到零用金,真是太好了。虽然是第一次全裸与人共浴,但羞耻心似乎渐渐消失,如此天真浪漫的孩子,很可能把性交之事视为好玩的游戏。

由自己中年的眼光看来,她似乎更有魅力,而且似乎未发觉有何不妥之处。不久,和尚将手掌伸向少女的肌肤,并潜向紧闭着的大腿内侧。

「不要!不要摸那裏……」

「妳自己还不是摸我的那个地方吗?」和尚故意抗议道,然后任意地将手伸向由香下体的部位。

「啊……」由香吓了一跳,并叫了出声,双腿用力地挟住和尚的手。

蠢蠢欲动的手指上早被蜜汁沾得相当润滑,和尚用手指拨开小阴唇,直达内侧。

不久,和尚为了品嚐甜美的果实,不由得将嘴再次靠近由香。

「乱……嗯……」由香不断地喘着气,下半身也任由和尚欲取欲求,根本没有逃避的念头。

舌头不断地探索由香的齿列,然后再用力地向内部侵入,吸取甘甜的少女的唾液。手指在裂缝处上下地滑动着,当指尖接触到阴蒂时,此时由香身体突然一震,一股热浪弹了出来。

「啊……啊……奇怪……」由香将身体翻过来,嘴唇分开时,喃喃地说道。

「哪裏感到奇怪呢?」

和尚的手指并没有停下动作,并用另一只手拿起水桶,汲满水后,往她身上沖洗。然后将由香抱起,让她坐在浴缸的边缘,分开她的大腿,并将整个脸埋在她的下体中。

和尚用手指拨开小阴唇,粉红色的粘膜发出闪闪的光芒。

「哪裏感觉最舒服呢?」和尚轻声地问道,然后像狗一样伸长舌头,贪婪地舔着处女的粘膜。

「啊啊……不行啦!不要再舔了。」

伟大的寺庙住持竟然舔着自己的排泄器官,想一想不太好吧,于是用力地想推开和尚的头。但是和尚紧紧地抱着由香的腰,彷彿是大龙虾一样固执地不肯离开牠的猎物。

和尚更是不断地舔着好像是橡胶般具有弹性与张力的小阴唇,并贪婪地吸吮着阴蒂。

处女的膣口不断地渗出蜜汁来,洗澡水洗净了身上的体臭,大腿内侧的感觉是如此舒服。

当和尚舔着她的阴蒂时,由香的身体彷彿触电一样震动着,上体更是摇幌地喘息着。

「不要了……不要了……」由香含着哭声说道,她对于这种未知的快感,感到一阵恐惧。

和尚终于停止了舔的动作,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由香:「妳看用舔的,心情不是感觉很舒畅吗?而且早已溼漉漉了。」

和尚的唾液加上处女的蜜汁,再加上手指不断地刺激着。

「不要……我觉得害怕。」由香的身体不住地抖着,脚所夹住的裂缝隐隐若现。

「反正有可能会有人出入通道,好吧!只要妳今天感觉舒服就好,以后还有机会的。」

和尚不再相迫,起身离开由香的身体。但是,已经尽力的和尚,这次乾脆坐在浴缸边,把脚张得大大的,手往下伸,将还在喘息的由香的脸部,无言地朝自己可怜的阴茎上压。

「乱……」由香看到眼前又短又大的下腹,吓了一大跳。

「用嘴含着,用舌尖轻轻地转动着……它不髒的。」和尚似乎在催眠似的轻声地说着,然后用力将由香的小口往阴茎上压着。

水蒸气中充满肥皂的味道,并不觉得有什幺不乾净的地方。而且可以随心所欲的舔着,并且自己在舔着的同时,似乎不会有任何冲击。于是由香更放心深深地含着,好像是被催眠一样,毫无意识地动着舌头。

「对……妳作的很好,再用力……好像是吸奶一样……」和尚完全沉醉在快感之中,用手轻抚着由香的头髮,让阴茎更加舒畅。

由香口中温暖的唾液,完全润溼了阴茎,柔软的舌头更是不断带来热气,感觉非常舒服。但是和尚并不想在此时射精,射精虽然会为自己带来梦寐以求的快感,但是由香可能会因害怕而哭泣。

无论如何次数不能太多,而且射精也需要相当的时间,但是现在由香非回到同学的身边不可,现在只要吸引她进入慾望的世界,以后自然会慢慢习惯的。而且由香似乎还不理解这是羞耻与淫乱之事,所以一定会想嚐试。我最喜欢这种天真浪漫的个性,我一定要舔遍她的全身。

「好好,乖孩子!妳要对大家保守秘密哦!我会偷偷给妳零用钱,熄灯以后来我的房间。」

人妻少妇:zy9txt.com

和尚抚摸着由香的头,终于拔出沾免满唾液的阴茎。

由香回来时,大家已经在吃晚餐了,除了练剑以外,她们已经动了一整天,所以食慾特别好。

和尚由上往下看,看见女孩子们健康地吃着饭,就感到莫名的兴奋。此时的由香似乎没有受到惊吓的样子,与同伴们聊天,似乎将刚才的事忘了一乾二净。而美雪在藤尾的视线下,心碰碰跳地俯着头,一点也没有食慾的样子。

晚餐后,交待了一下明天的时间表后,一直到十点熄灯是自由活动的时间。虽然说是自由活动,但是不可外出,即使可以外出也无处可去,在这穷乡僻壤,不但没有街灯,连商店也没有,只有墓场,即使允许外出,相信也没有人敢出去才对。

不久吃完晚饭后,作完分配课程之后,一年级的学生回到她们的房间。尤其是一年级根本不需要二年级的监督,大家回到房间后不久,早已闹成一团。

藤尾来到和尚的房间一起喝啤酒,刚才因与学生共餐,饮食有所控制,但现在只剩下他们二人,自然是煮一些可口的下酒菜。

「我喜欢一年级的叫由香的女孩子。」

「水泽吗?是你所喜欢的典型,只要花言巧语一番很容易上勾,而且会对你百依百顺的。」

「我们已经一起洗过澡了。」

「你的手脚倒是真快啊!你可别再动其他学生的脑筋了。」

藤尾苦笑地说着,然后放下酒杯。

「啊……为了今夜,只喝到这裏,待会儿熄灯还要去巡视一下。」

藤尾看着手錶,站起身来离开和尚的房间。

首先进入一年级的房间。

「怎幺还这幺吵,要熄灯了。」

藤尾话一说完,学生们才停止骚动,而乖乖地躺在床上。

这好像是毕业旅行一样令人心动。大家都没有穿上睡衣,只穿T恤而已,因为天气太热了,大家都将短裤脱掉只穿内裤,健康的脚一目了然。

不久,藤尾关了灯,来到二年级的房间。

因为房间相隔,早就听到藤尾在隔壁的声音,因此大家早就停止喧哗,躺在床上。

「很好!六点起床,早餐之前先到山上跑一圈,别睡懒觉,要作一年级的榜样。」

「是!」二年级的学生整齐地回答着。

藤尾熄了灯,然后用手去刺激睡在床铺最外面的美雪的大腿,以确认她今晚是否会赴约。

「乱……」美雪将身体翻了过来,硬是将气吞了下去,深怕被同学发觉。

「好了,别再说话了,明天早上我会来看妳们的棉被是否有摺整齐。」藤尾一边对着黑暗的房间说道,一边用大姆指去压美雪膨胀的下体。

美雪一动也不动,似乎没有拒绝的意思,任由藤尾在自己身上爱抚着。

美雪的体温透过短裤传了过来,一定是内裤裏面非常的热。因害怕被周围的人所洞悉,因此不敢抵抗,反而有股羞辱与被虐的快感。

不久,藤尾离开了学生的房间,回到自己房内,换上内衣后,便等待着美雪的到来。

在确定会来之后,阴茎在期待中慢慢地勃起。

听到美雪蹑手蹑脚靠近的脚步声,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美雪并不是故意晚来,一定是等到其他同学都睡觉以后,才敢起身行动。

「很好!过来,要不要喝杯啤酒?」

「不要……」

「如果想马上得到快活,赶紧把衣服脱光。」

藤尾站在房间的角落,拿起竹剑逕往美雪挺起的胸部挥去,美雪不由得双膝跪了下来。

「啊!我不知道我为什幺要来!」美雪好像失魂似地说道。

「追求身体的快感啊!快点脱掉,不是跟妳说过好几次了吗?」藤尾又将竹剑打在美雪的大腿上。

「啊……」不自觉地叫了出声,美雪赶紧用手摀住嘴巴,但是离宿舍有段距离,声音小了一点大概听不见吧?

对于美雪隐瞒大家的态度,令藤尾感到满足。

美雪感觉有点迷惑,然后就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当然,内衣与内裤还保留着。

「没时间隐藏了,连内裤也脱下来!快点结束,好回去睡觉,明天还要练剑呢!」

藤尾淫邪地笑着,自己没有出手,美雪自己将衣服脱得精光。

不久,美雪的内衣裤全脱下来了,美雪心虚的垂下眼帘,好像玩偶一样没有思考,任人摆布,只感觉身体在动而已。

当自己一丝不挂时,她紧缩着身体,想盖住胸部与及下体。

「躺到床上去,把腿张开,像上次一样!」藤尾用竹剑拨着说道。

美雪慢慢地爬上床舖上,然后紧锁着眉头,一副想哭的样子地仰躺着。

虽然她讨厌照着他的话做,但这一点似乎尚可忍耐,只是心裏残留一些羞耻心。

「再张大一点,让我看见妳的小屄。」

藤尾将身体置身于美雪的股间,用竹剑去敲她大腿的内侧。

「啊……啊……」

美雪急促的呼吸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粉红色的花卉也不断地流出透明的蜜汁来。

美雪在手指的动作下,终于可以听得到淫液溼润所发出的声音。

「小屄已经非常溼润了,想不想被舔呢?如果不开口求我,我更会好好羞辱妳哦!」

藤尾唰唰脱下内裤,露出勃起的阴茎。

「请你舔我……」

「舔哪裏呢?妳要将它说清楚。」藤尾将竹剑放下,将脸庞靠近她的下体,但是没有碰到,只是指示着。

「请舔我的……啊!」美雪边说着,腰部不停地扭动着。

藤尾感到满足后,伸出手指将美雪溼润的小阴唇左右分开。

「乱……」被摸到时,美雪的肌肤一震。

充足的爱液早已弄溼了阴唇及手指,而藤尾更是将手指往更深处推进。小小花卉上的内壁及可怜的膣口,涌出大量的蜜汁。

下体笼罩着一股刚洗好澡的香味,肥皂味加上美雪本来的体味。阴蒂呈现耀人的光泽,被包着的耻丘也胀大不少。

不久藤尾将鼻子放在耻毛上,然后用舌头舔着那期待已久的裂缝。

「啊……老师……」

没有任何温柔的技巧,只是身体一味地、贪婪地希望慾望能获得满足。

舌头舔着柔软的粘膜及蜜液,感觉有点酸。藤尾默默地动着舌头,然后用舌头轻轻地压入膣口,固执地舔着蠢蠢欲动的阴蒂。

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手掌向上,用中指直接插入膣口。

「乱……啊……」狭窄的嫩肉很快地将手指吞噬,美雪不断喘息地配合着,希望它能更深入内部。

处女的洞较窄,虽有充份地润滑,但是会毫不抵抗地动着。

指头在膣内的上部刺激着,然后将中指完全插入,直到摸到宛如栗子般的子宫。

「好痛……不要动……」

「忍耐一下,还有更粗大的要进入呢!」

藤尾将手指依然停在美雪体内,然后将美雪的身体翻了过来,并且骑到她脸上去。龟头先压到鼻尖后,在美雪尚未出声之前,就将阴茎插入其口中。

美雪的舌头先在尿道口上徘徊着,然后一股味道直冲上鼻子。

藤尾一边用手指出入着,一边去吸吮阴蒂,然后将阴茎直插入美雪的喉咙。

「乱……乱……」

由于喉咙的粘膜遭到刺激,美雪的肌肉不自觉地打颤,而且咳了出声,然后拼命忍耐,直到将阴茎含在嘴裏面。

「很好!我要开始抽动了。」

不久藤尾站了起来,将手指拔出来后,翻了个身,又换了另一种姿势。

美雪在未到此房间之前,早有失去处女的心理準备,但仍感到紧张与不安。

藤尾也不在意她的心情,用手抓住她的双脚,并将它们撑的开开的,挺腰直进。

在被唾液充分润湿后的龟头,为了确定位置,曾上下地在裂缝中摩擦着。然后对準腔口,腰部一用力,将整个阴茎插入。

「啊……」美雪叫了出声,身体弓了起来。

阴茎完全进入润湿的内部,一股年轻热烈的体温,紧紧地包住藤尾。藤尾将身体压在上面,将被瓜瓜痛的美雪紧紧地拥抱着。耻毛相互摩擦着,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在藤尾雄厚的胸脯挤压下,彷彿要被挤破一样。

不久,藤尾的腰部开始用力地动了起来。与其说是接触到狭窄柔软的内壁,倒不如说侵犯美少女更来的让他满足。

「乱……拜託,别再动了……」

美雪喘息的唇被塞住了,藤尾密密地封住美雪的唇,然后不容许反抗地继续抽动着。美雪强忍着剧痛,仍用力地吸吮着藤尾的舌头,并紧紧地用双手抓住他的背,但是这与爱情毫无关联,只是一场暴风雨罢了。

藤尾不停地抽动着,有时吸吮着美雪的嘴,有时双唇离开时,则用脸摩擦她的香肩。

「要出来了……夹紧一点……」藤尾在一阵急促的运动中说着。

不久,藤尾整个人都捲入快感的漩涡中。

激烈的精液直接射入美雪的子宫中,膣内全体快乐地畅饮他的精液。彷彿膣裏面有个舌头一样,一直吸吮着他的阴茎,藤尾发狂地发射着。美雪已经再也没有羞耻与及快感的感觉了,只是失神似地将手脚放在施暴者身上而已。

连最后一滴的精液都挤出来时,藤尾不再动了。满身是汗地压在美雪的肌肤上,藤尾调整一下呼吸,抽出阴茎后,站了起来。

美雪仍不断地喘息着,下腹也不断地起伏着,阴唇一片剧痛,逆流而出的精液夹杂着鲜血,白浊的粘液加红色的血丝,就是被凌虐的证据。

和尚很焦急地等待着由香,但是她一直没有出现,于是拿着手电筒跑到一年级的房间裏。

因为天气太热,所以纸门是打开的,月光正透过纱窗照射在裏面,在昏暗的光线中,大家都均匀地呼吸着。

由香在与同伴聊天后,累得睡着了,而忘记约定好要去拿零用钱的事了。

和尚蹑手蹑脚进入室内,不断地吸吮由少女胸口发出的体臭。

大家刚睡着,一定叫不起来,大家与二年级的学生在山中活动了一天,早就精疲力尽了。于是和尚拿出手电筒照在她们的脸上,寻找着由香。当然不光是由香,她们全是美丽的蓓蕾。有的将毛巾捲成一团夹在大腿之间,也有的人穿着短的T恤,露出可爱的肚脐。

和尚闻着她们的髮香,并亲吻着那些口半开正吐出热气的双唇。当然也有的女孩,睡得不安稳,口裏说着梦话,但大部份都睡得很沉。

此时,和尚露出他又短又粗的阴茎,来回地压在少女的唇上。大部份的女孩都没有反应,只是均匀地呼吸着,但有的女孩似乎梦见糖果一样,会用舌头无意识地舔着龟头,并流出唾液来。

不久,和尚找到了由香,和其他可爱的女孩比起来,由香更是可爱。和尚将双唇重重地压在由香的嘴上,并用舌头来回地舔着她的双唇与齿列。像苹果般的味道,再加上刚刚刷过牙,口齿尚有牙膏的余香。

和尚轻轻撩起她的T恤,在均匀的呼吸下,胸部上下起伏,和尚盯着那两颗可爱的小樱桃瞧着。和尚由由香的鼻子、脸颊,不厌其烦地吻着,唾液不断地流出来,他一直往下移,最后紧紧地吸吮着乳头。

「嗯……」由香身体震了一下,发出呻吟声。

和尚不再舔了,轻轻抱起由香,往自己的屋裏去。他怕由香本人醒来会吓一跳,而且又怕吵醒其他的女孩,于是和尚抱着由香进入大堂。

大堂正面是年代已久的大释迦摩尼佛的雕像,栏杆边则是天女散花的雕刻。和尚也不怕被佛责备,将由香放在他唸经用的圃团上。

将短裤及内裤一併拉了下来,并用手电筒观察美少女的裂缝,然后用舌头舔着。

「啊……啊……」由香在睡梦中发出呻吟声。

距离洗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其间不知上过几次厕所了,所以体香中混合着尿骚味。和尚继续地舔着她的小阴唇,由香的大腿一再的打颤着。由香的呼吸有点急,而裂缝的内侧不再是唾液而已,而是渗出润滑的液体。

不久,和尚将由香抱高一点,直到看见肛门,然后用舌头去舔它。

「不要……不行……」在睡眠中的由香叫了出声,然后下半身扭曲起来。

和尚花很长的时间去舔由香前后的穴,早已累得喘息不已,他将阴茎压在由香的口中。

「嗯……」由香居然无意识地吸着龟头,唇与舌也无意识地转动着。

「是不是梦见在吸妈妈的奶呢?」和尚慈祥地说道,但是目光却紧紧地盯着由香的睡脸。

阴茎被少女纯净的唾液所包围,舌头在狭窄温润的口中左右地转动着。

和尚对由香是採蹲厕的姿势。

处女散发出的哭泣声,在由香无邪地呓语中,更是让他慾火高涨。当然不是体谅她,而是现在一心一意想插入那纯洁少女的口中而已。

由香露出笑涡,仍一面用力地吸吮着,亿元现金大回馈等您拿,点击进入舌头的表面不断来回地舔着阴茎。

「哦……太爽了……」不久和尚全身为快感所贯穿,就以蹲姿将精液全部发射出来。

「乱……」由香呻吟出声,正好配合着射精的时间,一股白液直冲入喉咙之中。

「真是乖孩子……」和尚肛门一紧,挤出最后的精液,终于吐了一口气,一动也不动。

由香什幺也不知道,只是无意识地舔着黏黏的液体。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