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春色  »  幼蕾散花(五)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第五章 羞耻蓓蕾之战

雨愈下愈大,湿淋的山路相当危险,所以只好等到天候转好,亚纪子才能使用车子。

「不用担心,这座寺庙已经有五十年历史了,早就经历不计其数的颱风了,依然屹立不摇,而且我买了很多米与味磳储备着。」

在吃晚餐时,和尚对大家说道。

但是学生们似乎不像大人们一样地感到不安,她们觉得没有大不了的。而美雪更因为早上不用跑步,而暗暗自喜着。

因为所有防暴风雨的护窗全关上了,所以很高兴可以不用剑道练习。

这座寺庙绝无土石山崩的危险存在,虽然它建在山中,但也与村庄息息相关。

关好窗户以后,虽然吼电风扇在吹着,但因人数太多,反而觉得闷热。

「每个房间都备有腊烛与火柴,但要小心火烛哦!」

「是!」十一个少女同声回答,在和尚说完以后,接着由籐尾继续说道。〕

「虽然不用跑步,但练剑则尽量不加以变更,所以别睡过头了,即使颱风也不可以睡懒觉。」

听了籐尾的话后,本来暗自高兴的美雪,心情上彷彿蒙上一层霜一样。

不久终于吃完晚餐,然后收拾碗筷,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待熄灯。

「啊!没有手电筒。」

如果突然停电时,大家为了找腊烛与火柴,必定会引起骚动的,所以一定要

有手电筒,在巡视的籐尾会拿来吧。

籐尾终于来了。

「已经快要睡觉,所以不用点腊烛,只有要去上厕所的人才可以用手电筒,不要随便乱用,以免浪费电池。」

籐尾照了照大家后,指示她们后,把手电统筒放在走廊的角落。

但是学生中有人带有小型的可以发出亮光的手錶等,因此整个气氛并不像想像中那幺漆黑。

「今晚,一、二年级的学生的房间不用隔间,大家一起睡。」

不久,籐尾将手电筒关掉,在黑暗中扶着墙,走回自己的房间。

籐尾在回房之前,偷看了一下亚纪子的房间。

亚纪子打开纸门,点上腊烛。

「到我的房间来吧!今晚风大雨大,即使大叫得再怎幺大声,学生们也保证听不到。」

「……..」

亚纪子仰头看了一下籐尾后,然后俯下头来,无力地摇着头。

在烛光下摇异D漕鬗l,脸上带有一股忧愁,但这样却刺激着籐尾的感官。

「现在睡觉太早了吧?」

「啊……..」

籐尾走进房间,然后抓起亚纪子的手,并将烛火吹熄。

室内一片黑暗,但反而更能感觉得到亚纪子那股特有的清香。

籐尾把她强拉起来,然后抱着她的肩,在黑漆漆的房内慢慢地前进。

对于教育抱着一股热忱的亚纪子,有女人软弱的一面。虽然被籐尾强暴,所以绝不容许有润湿的反应,但生理上却在追求着肉体的快感。

在激烈的风雨中,天空响起如雷的声音。

此时,已慢慢移到走廊一直忍气吞声的亚纪子,突然拚命地站着不动。

不久,籐尾依然强拉着亚纪子离开房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此时,藉着屋内的一点烛光,依稀地照在籐尾的床上。

「就在这种烛光下快活吧!」

籐尾说完,突然解开亚纪子的皮带,并把她压在棉被上。

「不要……」

亚纪子紧拉着浴衣护在胸前,然后横坐着,採取防御的姿势,对于籐尾的纠缠,手脚奋力地抵抗着。

虽然曾经被他夺取贞操,但亚纪子依旧拚命地保有个人的矜持,拚命地希望能回复事件之前的自我。

为了不让对方得逞,所以拚命地抵抗着,即使被欧打也会用手去抵挡,尽量不想在脸上留下疤痕。

「哼,好吧!等到你自己说想进到我的房间为止,反正夜还很漫长。」

籐尾拿着由亚纪子身上解下来的皮带,捆绑她的双手。

「啊!干什幺……」

「我会作一些让你爽快的事,女孩子不要太害臊,最后还是要讨男人欢心的。」

籐尾不怀好意地说着,不久强压着亚纪子,默默地继续作业着。

不久,亚纪子的右手与右脚,左手与左脚被各自固定地绑在一起。如此一来,不但手脚不自由,而且连双腿也被撑得开开的。

籐尾更取来挂在壁上的竹剑,横在她的手脚之间,然后用胶带固定好。当胶带贴好时,亚纪子真的是四脚朝天,而浴衣的裙摆也往上拉,露出面雪白的大腿。

「住手….我要叫出声了哦……」亚纪子眼角渗出泪珠。

「哼!你叫好了,你的内裤早已沾满了很多爱液,你叫出声好了!」

籐尾用手指顶在亚纪子内裤的中心。

「啊….啊……」亚纪子的喘息声融合在剧烈的雷雨交加中。

籐尾从皮包中拿出刀子来,然后将亚纪子内裤上所绣的花割开来。

「呀啊……」

由于害怕肌肤被割伤,亚纪子忍气吞声,全身变得十分僵硬。

「对了!不要动,如果那幺重要的阴蒂被割到了,可就不好了。」

「对了!你一定带有不少的内裤吧?」

籐尾边用舌头去舔着刀子,然后将被割开的内裤撕成碎片。

亚纪子那可怜的粉红花卉露了出来。

「不….不要……」

「怎幺啦!你想让学生看见你这种样子吗?」

籐尾将脸凑上门户大开的下体上说着。

虽然距离吃饭前洗的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也许是帮忙关闭雨窗吧?

亚纪子身上除了香皂的味道以外,更有一股馥郁的体臭味,而且那个部位也早已润湿了。

籐尾强拉她到这个房间时,她心早就料到他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但心想的归心想的,肉体上却彻底不是她的,因为下体早已渗出爱液来了。

籐尾用手指撑开阴唇。

「呜……」

被触摸时,亚纪子身体不自主地转动着,但横在手脚上的竹剑却将她的手脚撑得紧紧的。

内侧呈现透明光彩的爱液,膣口附近都是被白色的粘膜所包围。因为手脚都被绑着,连最怕被别人看到的肛门也是一览无遗。

籐尾伸出舌头,开始舔着裂缝的内侧。

「啊……」亚纪子边喘息,边拚命地想闪躲。

但籐尾依然故我地舔着,并将所有的火力集中在包皮下的阴蒂上。

爱液彷彿是黄河决堤般,大量的涌出,而舌头则不断地吸吮这些白色的液体。阴蒂好像阴茎勃起一般,变得异常坚硬。

籐尾用手心往上推,然后用中指挤入那早已经湿淋淋的膣中。

「啊….不要……」

「但是你的漈漈漈并无拒绝之意呀!」

籐尾一边欣赏亚纪子那动弹不得的表情,然后将整个手指都插了进去。爱液在摩擦中,发出『啾啾』的声音。

亚纪子将脸别了过去,膣内非常润滑,手指很快地就被紧紧地夹住了。

不久,籐尾将中指与食指一併插入面,不愧是郎良家妇女,二根手指头很勉强才挤了进去。

「你知道自己的下体早已润湿了吧?」

籐尾轻声地说道,接着手指头在膣左右地摆动着,而丰满的乳房早已露出在那敞开浴衣之外了。

他口含着乳头,在舌头的转动下,乳头早已硬挺,亚纪子早已沉浸其中。

籐尾施力地吸吮着,并不时用牙齿咬着乳头。

「呀….不要……」亚纪子扭转着身体,并不停地喘息着。

那震动中的肌肤在烛光中妖艳地摇晃着,喘息的亚纪子,全身汗水在烛光的辉映下,更使人陷入前所未有的幻想中。

籐尾左右吸吮着乳头,轻咬乳头,然后将脸埋在全是汗水的腋下,用舌头去舔那最敏感的部位。

不久,手指离开膣,伸到亚纪子的鼻子前。

「你看,如此润滑,你的漈漈漈不是希望更粗大的阴茎能更深入内部吗?」

籐尾边说着,然后想将手指挤入亚纪子一心想摆脱的口中。

「呜……」

亚纪子硬是咬着牙关不肯张口,于是籐尾舔着她的耳朵,并突然咬了下去,

亚纪子痛得将嘴巴张开。

籐尾逮住欲闪避的舌头,喘息中的热气不断地从亚纪子的口中吐了首存送100%,激情无限,点击进入出来。

被唾液弄湿的手指被拔了出来,籐尾将沾满亚纪子唾液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拚命地吸吮着。

渐渐地,亚纪子不再抵抗,任由籐尾爱抚着自己的身体。

「屁股眼要不要放鬆一下,面也想被舔吧?」

籐尾趴在亚纪子的下体上,他用手指把屁股撑开,然后舔着肛门。感觉一股特有的体香,并不觉得臭。

不久沾满唾液的可怜花朵,突然被籐尾的手指插了进去。

「呜….啊……」亚纪子皱着眉头,不停喘息着。

肛门拚命地收缩着,彷彿要将整根手指都吞下去一样,而面则将手指挟得紧紧的。

「你看,挟得紧紧的,好像在欢迎我一样。」

「……..?」

籐尾说完,将皱着眉头在喘息中的亚纪子,像罗盘一样地将脸转了过来。

籐尾从每早每晚都到厕所偷窥的和尚那获知亚纪子也和学生一样便秘。

「很好,我来帮忙。」

籐尾邪邪气地笑着,然后将湿润的手指抽了出来,而且从早就预备好的皮包中,拿出数个浣肠药出来。

手脚被绑的亚纪子似乎尚不知道他到底会作出什幺事来,但是看到籐尾摊开报纸以及成人用的纸尿裤以后,终于知道了。

「不要……」亚纪子动弹不得的身体震了一下。

「安份一点,待会儿你一定会很感谢我的。」

籐尾打开盖子,然后看看亚纪子的表情之后,将浣肠药插入肛门中。

「哈性爱小说:zy9txt.com啊……」

她摒住呼吸,全身变得僵硬,然后将药液注入体内,亚纪子的下半身显得更加艳丽动人。

籐尾连续注入三、四个浣肠药。

「啊….呜….不要……」

亚纪子的汗水不断地冒出,不久,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直肠是如此不舒服。

手上拿的浣肠药全部用完了,籐尾在她的屁股下舖着报纸,然后再将成人纸尿裤放在上面。

肛门湿湿的煞是艳丽,但紧紧地闭着,拚命地不想让药液流了出来。

「求你..把绳子解开,让我去上厕所….」亚纪子苦苦地哀求道。

「才刚注入而已,稍微忍耐一下。」

籐尾边吸着烟,然后拿起罐装啤酒,拉开瓶盖就往嘴送。

在风雨交加中,对籐尾而言,没有比现在欺凌一位美丽的女老师来得更刺激的了。

充满汗水的亚纪子在烛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异常地动人。因为脚被往上绑着,屁股恰成一个相反方向的心型,好像在诱惑着他去爱抚它似的。

不久,籐尾将香烟拧熄,再次靠近亚纪子的下体。

肛门不断地在收缩着,而肛门上面盛开的花卉,在充满爱液的滋润下,更是光彩夺目。

亚纪子再也出不了声,她拚命地摒住呼吸与蠕动的肠子战斗着。

在风雨交加声中,籐尾也听得到她的下腹不断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看终于快排泄了,反正只有我一个人看见而已,儘管放心地解出来吧!」

籐尾抚摸着亚纪子满是汗的屁股,现在爱液正不断地往屁股的方向流了过来。

「呜….不要..不要摸……」亚纪子由喉咙中绞出声道。

虽然是轻轻开口说话,但下腹似乎被注入一股力量般,亚纪子赶紧闭上嘴巴。但是籐尾一点也不在意地抚摸着,然后用嘴去吸吮勃起的阴蒂。

因为身体是弓字型的,因此恼人的肚脐在肚子上,变得非常明显地起伏着。一股带着体味的香气,冉冉而起。乱髮中的表情更添艳丽,而露出胸部的浴衣,好像是纯丝作的。

「别太矫情了,也不用如此害羞,你的漈漈漈早就湿润了。」

籐尾离开股间,然后去拿烛台上特大的腊烛来,将它的腊油滴在亚纪子的身上。

热热得腊烛油滴在亚纪子的乳房上。

「呀……」亚纪子身体一阵颤抖,并叫了出声。

腊烛滴在白色的乳房上,马上就凝固,现在将腊烛瞄準乳头。

「啊……」腊油分毫不差地滴在乳头上。

籐尾一边用舌头舔着,另外不断地观察亚纪子的表情与肛门的反应。

不久,在腊烛的刺激下,忍耐似乎达到极限了。肛门突出的肉开始不断地收缩,然后排出大量的透明药液来。

「啊….已经受不了……」

不论她如何忍耐,但是肠子早已开始活耀起来,亚纪子虽拚命想阻止,但一切已徒劳无功。

不久,可看到肛门内侧颜色较深的肉壁,那肉壁正不断地膨胀。

「不要看……」亚纪子流着眼泪喘息地说道。

但随即传来轻轻的音响,那透明的药液好效水枪一样,不断地喷射出来。

「啊….啊……」

羞耻加上下腹的痛苦,亚纪子痛得呻吟不已。

不久透明的药液变得混浊,而且喷出的时间也间隔较远,音响也变成湿答答的,彷彿被挤出来似的。

籐尾将帽謚L韘^烛台上,然后从皮包中取出拍立得相机的镁光灯来。

液体已经变成糊状的,本来想分析一下它的内容的,但是室内早已笼罩在恶臭之中了。

白色的纸早已被尿液染成黄褐色,可怜粉红色的肛门早为粪便所污染。

「美丽的老师的大便如此的臭?」

籐尾一边说道,一边拿起网上真人真钱赌博,点击进入相机肆无忌惮地照着,而亚纪子早已什幺都听不见了。

除了羞耻外,现在肠子正蠕动的非常厉害,她正专心于夹杂在痛苦与快感的排泄之中。

美丽的脸上因排泄而扭曲的表情以及难听的排便的声音,再加上一股恶臭的刺激,使得籐尾更是兴奋异常。

渐渐的固体的排泄物将纸尿裤上堆成一堆,而亚纪子白皙的屁股上仍沾有粪便。

反正已经是排泄了,乾脆就一次排个乾净,把肠子清乾净。

就在解得差不多时,被爱液所沾满的裂缝,突然尿了出来。

籐尾更是兴奋莫名,将勃起的阴茎硬是往亚纪子的嘴上挤。

当龟头挤进温热的口中时,亚纪子很快地将它含在口中吸着。

「对….再舔….」籐尾压抑着呼吸说道。

阴茎被含在口中时,他依然拿着相机不断拍亚纪子的表情。

亚纪子仍继续地排便,而喷出的大便也是一阵一阵的,所以当阴茎塞入口中时,她很快地就将阴茎整个吸入。

籐尾移动了一下腰部,她从充满皱纹的阴茎一直舔到肛门。热气正不断地冲击着籐尾的下体。

亚纪子在过度的冲击下,突然间变得茫然不知自我,好像是一个听籐尾命令的玩偶。

虽然排便排得差不多了,但是依然会觉得腹痛,所以亚纪子不断地冒出汗来。

籐尾在她的下半身不断地巡视着,那像着一般的肛门,现在只渗出一点小泡而已。

籐尾拿起湿巾替亚纪子擦拭肛门,然后将髒的成人纸尿裤以及报纸揉成一团放在塑胶带中。

虽然密闭的室内不再那幺恶臭,但室内依然残留一些异味,自然地刺激着籐尾的官能。

亚纪子不断地喘息着,而新的爱液更是不断地由阴唇流了出来。肌肉仍然在打颤,所有停留在肠内的东西完全清除乾净了,而肛门因为过度的收缩,发出刺痛的感觉,而在强烈的刺激下,亚议子渐渐地恢复羞耻之心。

因为手脚全被绑着,所以指尖也因缺血而变德苍白。

不久,籐尾将亚纪子的绳子解开,并将横在其中的竹剑也拿掉。

「啊……」

亚纪子突然失去支撑,整个人像软体动物一样横躺在棉被上。

「现在肚子已清乾净了,现在很想作爱吧?你的阴唇早已湿润了。」

「现在你先自慰一下,然后真的很想性交时,再告诉我,我会马上奉陪。」

籐尾让亚纪子向上平躺后,强拉她的右手去抚摸被爱液弄湿的下体。

「啊….我,该怎幺办呢?」

亚纪子一边自言自语道,当指尖接触到下体时,早已蠢蠢欲动了。

由于爱液不断地流出来,可以听到『啾啾』的声音。籐尾拿着相机对着漂亮教师自淫的姿势,不断地发镁光灯拍照着。

手指的动作渐渐有了节奏,籐尾很兴奋地认为这是亚纪子经常在手淫时的动作。

即使再高贵的女老师,其内心仍然是充满性慾的。在手指的转动中,爱液彷彿黄河决堤一般地氾滥着。

亚纪子早已忘记理性以及羞耻之心,而渐渐融入孤独的快乐之中了。而且她的指尖不光是抚摸阴蒂而已,她在不知不觉中已伸入膣口。

不愧是处女,其阴蒂的感觉就与学生们不太一样,内侧的感觉不光是膣有感觉而已,而且全身会为快乐所震憾。

「怎幺样?光是手淫是不够的吧?」

籐尾将相机放在旁边,但是并不去抚摸她,只是说话激她而已。

亚纪子不停地喘息着,但头仍拚命地摇着,但是插入的手指的动作可是停也不停下来。

现在亚纪子早已不是老师了,经过排泄被人拍照观察的最大耻辱以后,早就变成一支贪慾而成熟的母马了。

「我看你的漈漈漈已经在邀请我了,请不要客气哦性虐小说:zy9txt.com!」

「你看!我的也很想插入吗?」籐尾的阴茎不断地膨胀着。

「啊….已经不行了……」

「那就快说啊!」

「请来玩我的漈漈漈……啊……」

亚纪子轻轻地说道,然后将自己的脸别了过去,但是『啾啾』的声音则愈来愈强烈。

「你的xxx喜欢被玩吗?」

「是的!……」

「想被大阴茎插入,对不对?」

「是……..」亚纪子似乎不加思考地点头。

不久,籐尾的腰开始挺进,然后以正常姿势对準亚纪子进攻。

亚纪子的手离开了下体,然后抓着自己丰满的胸部,等待他的进攻。

籐尾先用龟头摩擦着润湿的裂缝,然后在缝中上下的摩擦着,最后才慢慢地插入膣口。

在那圆型扩张的膣口,似乎有一股力量吸引着阴茎深深地插入。

「啊……」

亚纪子全身突然弓了起来喘息着,然后两手紧紧地环住籐尾的背部。

籐尾整个阴茎完全插入,并慢慢地体会亚纪子成熟的柔肉的触感。雄壮的胸膛压在丰满的乳房上,而那成熟的肉体不断地在摇晃中散发出女人香来。但他还是不动,只是贪婪地吸吮她充满清香气息的双唇,并不断地舔那清甜的唾液。

「嗯……」

亚纪子发出呻吟声,然后舌头开始拚命的吸吮着。然后那如扣枪的动作,停在那,只是像强力胶般,将双方的唇紧紧黏着。

膣在『啾啾』声中不断地收缩着,而亚纪子的双腿更是紧紧的夹住籐尾的腰部。

「啊….拜託……」亚纪子在接吻的空档时,发出哀求声。

「什幺事?你希望我再用力?」

「是……」亚纪子边喘息边点头道。

好像无法再等下去似的,自己毫无意识地将自己的腰部往上顶。

终于,籐尾开始动了。

「啊……」

仅仅是稍加摩擦而已,就已经激起亚纪子莫名的兴奋感,并用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背部。

阴茎整支都浸泡在热烈地爱液及柔肉中,开始动作就发出『啾啾』的声音。

「啊……再用力……」亚纪子不断地催促着籐尾。

连肛门处都沾满了爱液,在举动中,那恼人的膣更是不断地收缩着,并不断地吸进阴茎进入更深处。耻毛合而为一,其刺激摩擦的感觉,更是刺激着籐尾的下体。

「啊….啊….太爽了……」

亚纪子霍出一切,一切喜乐完全委託在籐尾反覆的动作中。

但是籐尾的性趣并未达到高潮,他只是冷静地观察亚纪子的反应。

不久,籐尾从结合在一起的身体中起身,虽然他的阴茎依然挺立着。

「呀啊!救救我!怎幺啦……」

亚纪子发出宛如雷鸣般的声音,美好的乳房在喘息中摇晃着。

籐尾将她的双脚抱了上来,他要採取能更深入内部的姿势。

「我来了……」

亚纪子彷彿要窒息般地弓着身体。但是籐尾只是将她的脚抱上来而已,阴茎并没有插入的动作。

「啊….讨厌……」

亚纪子早已慾火难消,所以非常不满地说道,而且她的爱液更像是氾滥般地流了出来。

籐尾慢慢地舔着,然后冷冷地观察着亚纪子的下体。

那氾滥的爱液不断地由膣口涌了出来,彷彿要阴茎早点进入一样。

「啊!不行了!如果再这样下去……」

龟头的前端轻轻地抵住肛门,亚纪子突然回过神来似的,肌肉绷得很紧。

但是籐尾不加思索地挺腰前进,被爱液充份润湿的龟头,一口气冲破肛门的外壁,并且长驱直入。

「呜……」亚纪子彷彿要窒息般,全身变得僵硬,叫了出声。

也许是在灌肠以后,括约肌变得柔软吧?而且也刺激着前面的膣口,感觉蛮好的。

肛门的外壁呈圆形状扩张开来,现在更是被撑得大大的,并发出来血般的光泽。刚开始因为最粗大的龟头欲进入之故,所以比较困难,但进入后一切就顺畅多了。

籐尾终于全部插入肛门的。

「呜….嗯….呜……」

亚纪子似乎喘不过气来,似乎由绝顶的快乐跌至痛苦的深渊般,皱着眉头呻吟着。

不久,阴茎完全插入面,籐尾抓住她的双腿,让阴茎更深入。

它是比膣小的洞穴,亚纪子在百般痛苦中,依然将阴茎夹得紧紧的。

籐尾很高兴夺取亚纪子肛门的初夜权,并且慢慢地品嚐直肠的滋味。

它没有像膣内那般的高温,但是在灌肠之后,肉壁显得相当柔软,而且没有湿淋淋的感觉,稍微润湿又淡淡的温度,感觉真是棒极了。

虽然膣口的快感遭到中断,但仍不断地分泌出白色的爱液来,勃起的阴蒂也变得更坚挺。

籐尾先用手指去刺激阴蒂,然后再慢慢地将手指插入湿润的膣内。因为肛门被阴茎塞得满满的,所以影响到前面的膣的空间变得较窄小。

不久,籐尾开始慢慢地抽动着。

「不!不要动….好像被割到一样……」亚纪子痛得哀求道。

但是对籐尾而言,他想挖掘出亚纪子更多的羞耻心与罪恶感,虽然亚纪子早已沉醉在快乐之中。

籐尾拚命地将阴茎往肛门内部挤,而肛门似乎也在配合他似的,慢慢地将阴茎往内部吸。

在他慢慢的抽动中,肛门似乎也会顺着他的节奏收缩着,而阴茎似乎是因带有大量的爱液加上浣肠药的药液,在抽动时竟然发出『啾啾』的声音。

亚纪子在不知不觉中也配合着,无意识地肛门会一鬆一紧地收缩着。在深呼吸时,痛苦似乎跟着降低了。

籐尾加快动作,而膣的律动很快地配合着它的动作。

亚纪子不再抗拒,她了解最好能配合籐尾达到高潮,并在痛苦中追寻自己的快乐。

籐尾得快感渐渐贯穿全身。

「呜……」

在低低的呻吟中,亚纪子最羞于见人的穴道,放出大量的精液。

「啊……」

她感觉到直肠中有一股热浪沖击着,亚纪子全身一震,同时获得高潮。

像这样,不但膣的性慾增强,并且使得肛门也得到莫大的快感,对女人而言,也许在先天上的构造就比男人更易获得高潮。

射在面的精液,滑溜溜地渗了出来,籐尾在获得高潮后,动作依然持续着,它藉着精液抽动,而发出『啾啾』的声音。

亚纪子趴着的双腿早已麻痺,好不容易等到籐尾不再动时,她才得以调整呼吸。

阴茎似乎是被排出的精液及内部排泄物挤出来一般,虽然已经灌肠过了,但多少还留有粪便在肠内,所以发出一股混合着精液与粪便的臭味。

「来!用嘴擦乾净。」

籐尾跨过亚议子的脸,将阴茎插入喘息的口中。

「啊!……」亚纪子皱着眉头,别开脸不愿闻自己的臭味。

「过来舔!等一下才会让你的漈漈漈得到快乐。」

看来,籐尾很有精力再来一次的样子。

阴茎终于插入了,亚纪子虽然皱着眉头,但仍然照他的吩咐去舔阴茎。

籐尾翻过身来抱住亚纪子的双腿,仔细地观察刚才与他发生肛交的肛门。

好像呼吸一样,多少有股吸力,可怜的肛门,只有一点点缝,与膣的方向相连。裂伤并不大,早已被流出的精液所染。

亚纪子似乎将不乾净的感觉吹走似的,贪婪地不断地舔着阴茎。

籐尾起身,想再勃起之前,增加腹部的力量。

「你的屁股中也许充满细菌,面沖洗一下吧。」

他一方面戏谑地说道,然后对着搞不清状况的亚纪子的口中放尿。

「啊….啊……」

虽然量很少,但与精液的刺激不同,亚纪子也喝了一口品嚐一下滋味。

「要全部喝下去,吐出来反而对身体不好。」

籐尾在恶作剧的兴奋中继续放尿,他的阴茎角度勃起。

亚纪子歪着脸,拚命地摒住呼吸后,继续地将尿吞下肚。

籐尾终于尿完,最后只剩一点点由尿道口渗出。

当阴茎离开时,亚纪子拚命地喘息着,但是这样似乎依然忍受不了,所以起身拿起包排泄物的塑胶带,将口中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因痛苦而呕吐的大美人,更具诱人的神态。

不久,亚纪子因呜咽而肩膀不停地震动着,她用手擦拭嘴边的唾液并恨恨地甩开籐尾。

籐尾吸着烟,然后将啤酒罐递给亚纪子。

气氛不好再加上喉咙很乾,亚纪子不客气地将啤酒接过来,就往嘴里送。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