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少妇  »  智取日本熟妇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从国内来到日本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不穿衣服的日本女人也体验过了,下面把经过简单的转述一下。

我到了日本后就住在一栋并不是很新的三层楼里面,整个楼都是房东的。她住在一楼,而我们其他的房客都住在二楼和三楼,我住在三楼,一层楼有三家的住户,我住在中间的房子,两边住的都是日本人。

虽然房子不是很大,但还算舒服,和两边住的日本人只是在见面的时候打声招呼而已。这层楼的最里面住的是一个看上去像四十岁左右的日本女人,她一个人住,我和她只是说过几句话,只是知道她姓小柳。

日本女人是看不出年龄的,也许她会更年老一点,不过还是有一种风韵犹存的味道,感觉还不错,不过因为她穿得很一般,所以就没有怎幺注意过她。但是记得有一次我上楼的时候,小柳恰巧在我前面上楼,当我不经意地抬头时竟然看到了她的内裤。

以前从她向来朴素的穿着,我一向觉得小柳应该是那种不爱花俏只求舒适的人,但当我见到她的内裤之后,我整个人都傻眼了。透明柔软的薄纱、美丽的蕾丝滚边,再加上性感镂空的设计,这样的内裤能遮住的只是中间的一小块地方。胯下黑黑的一片阴毛与内裤的颜色有着明显的区别,黑色阴毛透过那件又窄又小的蕾丝网状镂空三角裤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禁看得眼都直了。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留意她,小柳好像并没有什幺工作,平时都在家呆着。平常我晚上打完工回来的时候,都能见到她浴室的灯亮着,每天她都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洗澡。我也试过偷偷的搁着浴室的玻璃向里面看,但是因为玻璃不是那种透明的,所以什幺都看不到,只是能听到水声,可这就让我的鸡巴变成硬梆梆的了。

那晚我就在小柳家的浴室的最会爆奖的老虎机,点击进入窗外一边听着洗澡水声一边想着她上次若隐若现的黑色阴毛,一边伸手握住鸡巴上下搓揉地手淫,幻想着坐在小柳的大胸前,将粗大的鸡巴放在她丰满的双乳间,用小柳的乳房包住鸡巴,然后开始抽动。

之后的几天,白天都没怎幺见到她,也许在家一直没有出去吧!但从那刻开始,我每天晚上都会注意她浴室的灯光。

又过了几天的一天晚上,我不用去打工,晚上去同学家玩得很晚,到家的时候都已经10点左右了。我上了楼后第一件事就是看她的浴室开没开着灯,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小柳正在洗澡。也许是因为在同学家喝了些酒,那时鸡巴马上就挺了起来,正又想把精液射到小柳家浴室的墙上,但突然又觉得这样不过瘾。

这时忽然想到一个主意,我先走到各家在楼道里的电表的盒子前,轻轻打开它,找到小柳家的电源开关,一下子把它拉了下来,小柳家立刻变得一片漆黑。这时我好像听到了她的惊呼声,于是立刻轻轻的走到楼梯口,然后用很重的脚步声向房门走去。

果然不出所料,小柳家浴室的窗户打开了一个小缝,听到她说话向我寻求帮助,请我过去。我走到她家窗前,透过窗户的小缝什幺都看不到,这时候她对我说:「小林,我家突然没电了,请你去帮我看看我家在楼道里的电源好吗?也许它掉了。」

我说:「楼道里的灯太暗了,我看不清楚,你家有手电筒吗?」

「哦,你等等,我去拿。」不一会,窗户开了一个大一些的缝,她把手电筒递给我,此时,我看到了她的一对白白的乳房,两个乳头像两颗圆圆的枣核儿。

我接过手电后,走到电表下呆了一会儿,就又走了回来,对小柳说:「太高了,我够不到,给我把椅子好吗?」其实,我家就在她家的旁边,我完全可以回家拿,但此时她应该是没有时间想这些事了。

过了几分钟后,她穿着一身鹅黄色半透明或许应该说是透明的蕾丝睡衣打开门,透明的睡衣里面清楚地可以看见没戴胸罩的她白白的巨乳和下体一团黑黑的捲曲阴毛,阴毛的上面还有着白色泡沫的痕迹。我想一定是因为屋里太黑,什幺都看不见,所以她才会随手拿了这样一件衣服穿上。

她柔软的奶子上,一圈黑黑的乳晕,两个黑黑的乳头硬挺着,她鼓鼓的阴户完全呈现在我面前。阴阜显得鼓鼓的,上面生满着黑色的阴毛,好像一直伸展到了阴唇的两边。我看着这样野性的阴户,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人竟然有着这样的阴户,我紧紧瞪着它。

这时小柳好像是藉着楼道里的灯光也看到了自己所穿的衣服,连忙将椅子递给我,把门给关上了。我拿着椅子走到电源下,把电源合上了,这时小柳家又变得亮了起来。我把椅子拿到她家的门口,把门打开,把椅子放了进去就走了。我并不着急再看她黑黑的阴毛,因为我知道她过不了多久就会拿着东西来我家谢我了,这是日本人的习惯。

我回到家后,就把电视打开调到了日本的成人台,然后把衣服脱掉在浴室里洗澡,我一边洗着,一边等着小柳的到来。果然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我听到了敲门声和小柳的叫声:「我是小柳,这幺晚了还来打扰你,我可以进来吗?」

「我在浴室,你有什幺事吗?」我把浴室的窗户全打开,大声的对她说着。

这时她走了过来,但马上应该是整个人都呆住了,透过窗户她看到了什幺也没穿的我。我故意一边说着:「有什幺事吗?」一边用毛巾擦着自己的鸡巴,而我的鸡巴也随着毛巾的擦拭而剧烈地上下抖动,而且就在她面前渐渐地变硬、变硬……再变硬……变得更硬……

只见小柳的胸口微微的起伏着,手不时握着拳又放开,可以看得出来她心里正在高低起伏不停。而此时屋内的电视又传来女人做爱时的呼喊声,这一来对小柳的沖激更大,令她心里更慌乱,视觉的刺激加上心灵的冲击,我想小柳此时阴户里一定暖暖湿湿的,淫水从屄洞里汨汨地溢出来了。

只见她激动得浑身微颤,手扶住墙壁支撑着身体,眼睛则像快掉出来似的盯视着我胯下已经翘挺起来的鸡巴,我想她一定不知不觉地被我导入了渴望得到大鸡巴的幻想中。而此时她也好像是意识到自己不能够再继续看下去了,于是连忙对我说:「这是一些小点心,谢谢你刚才帮我,请你收下吧!」

「哦,不用谢,不过我现在正在洗澡,手上都是水,没法拿呀!」我说。

「那我放在你家门口好吗?」她说。

「不如我一会儿洗完澡后去你家吃吧,反正我今天晚上也没有什幺事情。」我试探着的对她说。

她犹豫了一下,说:「好吧,我等你。」说完就回家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她把那件睡衣脱掉了,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製的连身睡衣。看着她的背影,我想着她刚才的反应,觉得她一定是一个性慾强盛的妇人。

几分钟后,我故意只穿着一条短裤来到她家门前敲门,不一会儿,她来开门了,竟然又穿上了那件透明的蕾丝睡衣,只是在里面穿上了黑色的网眼内裤,而弯弯的阴毛都从网眼之中挤了出来,通过她的内裤可以判断出小柳一定是个欲求极强、但又尽量压抑的中年妇女。

进门后,我们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而我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盯着她的身体。由于那件睡衣小柳刚才穿过,所以现在还是显得湿湿的,整个都贴到了她的身上,她一定是故意穿成这件的。这时我的鸡巴也变得硬了起来,短裤被鸡巴撑得像个大帐篷。

这时,她突然朝我笑着说:「小林,你在日本生活得还习惯吗?」

「嗯,还可以。」

「那你找过女人没有呀?」

「啊,没有!没有!」

「那你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吗?」

「当然知道了。」

「那你想的时候怎幺办呀?自慰吗?」

「啊……这……嗯,有时候……」

「一边看成人台一边自慰是吗?」

「嗯。」

「嘻嘻!你们现在的孩子懂得真多呀!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不知道这幺多的事呢!」说着说着她就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内裤上,「我结婚的时候,对这事懂得不是很多,都是后来才学会的。」她的手在自己的内裤上不停地摩梭,声音有些发颤:「那时我一晚上要……被干两次。」那条内裤这时充满了汗水和爱液的湿气,内裤随着小柳的扭腰而微微往下滑落,内裤的布料上面沾满了灼热的液体。

我再也忍不住了,向她扑过去,这时她一边说:「你是给我的身体逗硬了,是吗?」一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紧紧握着我胯下的大肉棒。

我决定沿着她的话题说下去:「是的,你说得不错。」

「你的鸡巴非常硬了,你想看看我的阴户吗?」她说。

「当然,我很想看你的屄。亲身经验:zy9txt.com」我说。

她用手拉起睡衣把它撩在腰的四周,然后脱下内裤,张开双腿,阴户便呈现出来。小柳浓密的阴毛生得範围广阔,从小腹到阴阜,及阴户的大阴唇一直延伸到臀沟肛门四周,再加上阴蒂特别肥大,凸出得连小阴唇都包不住。

「如果你喜欢,你可以摸摸它。」她边说着,边在裤子里抚弄着我的肉棒。

我点点头,把手放在她的阴阜上搓揉着,当我把手去捏玩她的阴蒂时,她的臀部和腰部颤动一下。

「我已经很久没被人操过了,今晚特别想操屄,小林,你想不想用你的大鸡巴操一个日本老女人的屄?」她问。

我再次点头,她立即把睡衣全褪掉。「那幺我也脱掉你的短裤吧?」她问,我还没回答她刚说的这句话,短裤已飞快地被她脱了下来。我的眼光一直盯在她的裸体上没有移动过,肉棒像旗桿一样竖在她面前。

「我的孩子,」她说,眼一直盯在我的性器上:「你的鸡巴真的好大呀!」她又说:「我要你替我舔屄,小林,我要你吻我的阴户,让它湿濡了,这样你的鸡巴才容易插得进去。」说着小柳就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匆匆向她睡房走去。

一进入房间,她就迫不及待地往床上一躺,招手向我叫道:「快点呀!亲爱的孩子,来舔我的屄吧!」说话间,双腿已经张得开开的了。向两边翻开,整个骚穴张得大大的。我先在阴唇上吻,小柳一直移动她的身体,令我的舌头可以触碰到她阴户里的各个部位,以及她的股沟、大腿内侧,甚至肛门,而她就不停地扭动双臀。

我依照她意思,用舌头不断地舔她的阴蒂、阴唇、阴道口和屁眼,只见她那浪屄又肥又鲜嫩,虽然小柳已是个中年熟妇,但因很年轻就守寡,结婚后小屄只被老公用了两年,他就因病去世了,所以仍像新婚少妇般紧凑和敏感;而她的大屁股也十分性感,臀肉肥厚,在打炮时可以承受强烈撞击的后座力。

在我的舔弄下,她开始呻吟了起来:「噢……噢……噢噢……噢噢噢……天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她的一只手放到我的头后拉向前,让我的嘴唇更深入她的阴唇里。

三分钟之后她说:「你好厉害喔……弄得我快要丢了……孩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爽死我了……我……我要丢……了……丢出来了……」

小柳弓起了身子,肉紧地挺起臀部和肩膀,手还一直拉着我的头压向她的阴户。这时我用手指分开她的两片阴唇,看到蚕豆般大小的阴蒂翘得高高的,极度充血令它变成了深红色;对下的洞口汩汩地涌出着淫水,我伸直一个指头插到阴道里,慢慢地在肉壁上掏挖,这时她的屁股难耐地一顶一顶向上迎合着。

我又伸进去多一个指头,她迎合得愈发快了,嘴里开始「哼哼叽叽」的叫着春,彷彿一只发情的母猫见到了雄猫一般。我边抽动着手指,边用嘴含住她的阴蒂用力吸吮,她兴奋到不得了,嘴里越叫越响,连声音都变得颤抖了。

这时她将屁股移到我的嘴前,然后说:「来,你把舌头伸入我屁眼里面。」我双手抱住她的屁股,就用舌头顶开她的肛门,把舌尖塞入这小小的孔洞中又舔又戳,小柳也变得更疯狂了,整个小穴都兴奋得一缩一缩的抽搐着,显然又再到了一次高潮。

当她从快感的余韵中回过气来后,放开了我的头,双腿无力地放下在床上。她的阴户和屁眼上都沾满了我的唾液和她的淫水,整个下体在那闪闪发光。这时我的鸡巴已经硬得快要爆炸,马眼都流出了水来。

「噢!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尝到如刚才一样的高潮了。」她说着,微笑地看着我,又说:「你真棒!现在準备用你的鸡巴插进来吧,让我的阴户再次回味被真正男人鸡巴操的感觉。快来呀!它已经湿透了。来,把身体伏在我的身上,我教你怎样去干爽女人。」

我爬起身,伏过去她双腿间,我的两个手肘一左一右放在她的脑袋旁边,她把手伸到下面握住我的阴茎,然后双腿竖起分开成M字形,再用手引导着我的肉棒对準阴户,将龟头放进阴唇中的屄洞口,然后抱住我的屁股,她自己则向上慢慢挺起臀部,这时我感到鸡巴开始渐渐进入她湿滑的阴道。

当大部份阴茎进入小柳的身体里后,我领会到什幺是「女人四十如虎」的真正意义了,她那又湿又热的阴道壁紧紧缠裹着我的鸡巴,阴户像一张饥渴的小嘴般一下接一下地吸吮着我的大肉棒,让我不自觉地将阴茎向她身体的最里面挺进去;而阴道底端又有一团软肉贴压在我的龟头上,不单在轻轻蠕动按摩着它,还会像吸盘一样含着龟头吸啜。我都还没正式操屄,已经快要爽死了!

「现在你试试上下移动肉棒,让它在阴户进进出出。」小柳对我说着。

现在我不再需要她的指引,凭着男人的本能、身体的性慾驱使、看A片的经验,我开始操小柳了。一开始很慢,我把鸡巴慢慢拉出来直到快掉出阴道外才又慢慢地向里面捅进去,在每一个来回后就把速度加快一点,逐渐变成很有节奏的抽送动作;操了七、八分钟后再将速度升级,成为强而有力的冲刺,使得两人胯部也开始出现「啪啪啪」的肉与肉碰撞声与「噗滋、噗滋」的淫水声。

渐渐地,小柳又亢奋起来,她把我的头拉在胸口上抱得紧紧的,「噢……好孩子……干我……插我这个淫妇……操我的骚屄……插得好……孩子……噢……噢……甘爸爹……噢噢噢噢……甘爸爹……插得我好爽喔……再大力点……大力干……快点……」她又开始大声呻吟起来了。

我将抽插速度加快至极限,只留龟头在阴道口,再用力一下插到尽根。龟头顶在花心上,那里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淫水像开水一样浇烫着鸡巴,感觉太好了!淫水越流越多,这时鸡巴插起穴来轻易得几乎不用费力,我用尽吃奶之去操着这个日本骚妇,床也晃得前后摇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甘爸爹……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要丢了……」她尖叫起来。我感到她的臀部突然向上挺起不动,阴道紧紧箍着鸡巴,耳边不断响着她的尖叫。这时有一股热烫烫的淫精喷洒在我的龟头上,啊,不止一股,而是断断续续的好几股。

在这刺激无比的感官剌激下,我也感到自己的精关鬆开了,与此同时,一阵酥麻的感觉由龟头直冲大脑,「噢……我也要射了……要洩了……」我梦呓般的叫了起来。

「射吧!射到我的嘴里和脸上来!」她握住我的鸡巴,然后从屄里面拔了出来,发出「噗」的一声。小柳转过身低着头,把我的鸡巴含到了嘴里,她又热又软的舌头突然碰到我坚硬的鸡巴前端,令我禁不住全身颤抖起来。

然后她就把整个龟头吞入嘴里,像操屄一样狂热地抽送起来,我的鸡巴在她嘴唇中、口腔里摩擦着,发出「啾啾」的淫靡声音。我闭上眼睛,一种莫名的感觉从后背涌上,彙集了脑中的酥麻美快,实在是无法形容的销魂。

「这样弄觉得舒服吗?」她一边问道,一边继续吸啜着,「啊……好……好爽……啊啊……啊啊……喔喔……」突如其来的快感令我不由自主地喊叫出来。

「来,射出来,射到我的脸上。」小柳吐出我的鸡巴,一边用手套动着,一边用舌头舔着龟头。她这句话就像是信号一样,我轻轻哼了一声,肉棒前端就猛烈地喷射出大量精液,一股接一股,喷到小柳的脸上、鼻子上、额头上,有一些甚至还射到了她的头髮上。

看到我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小柳兴奋地呻吟着,她把精液颳下来收集在掌心中,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淫贱的说着:「好香!」然后就把那些精液逐一舔进嘴里吃下肚子去,还把手舔得乾乾净净。

我俩双双高潮后疲累地躺在床上,我意犹未尽地把玩着小柳胸前那两颗又大又黑的硬挺乳头,而小柳则用她的手抚摸揉弄着我的两颗悬空摇晃的睪丸,彼此都玩得好兴奋、好爽啊!

「我们的事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只要其他房客不知道,今后你什幺时候想操屄都可以过来找我,我一定奉陪。小林,好吗?」小柳轻声地嘱咐我。

「好的,我会保密的。」我答应道。

这天之后,只要那两个日本人不在家里,我们便一起做爱,而小柳也教会了我不少性交秘诀,以及各种各样的体位和姿势。为了能令我放心内射,小柳开始服食避孕药,所以每一次交媾我们都干得淋漓尽緻,我也可以毫无顾虑地把精液在她阴道内中出。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